第两百九十四章 马可:老子跟你赌命!(1 / 2)

信息全知者 魔性沧月 10232 字 1个月前

黄极和卡门、罗言、阿姆,四人来到神庙区,先觐见一次掌剑们,对接一下明天的仪式。

按理来说,黄极是不配来的。

但是架不住,有人要招他做孙女婿。

之前几个掌剑商议过,‘分过赃’了,阿姆加入奥纳西斯家族,而黄极则是做缪斯塔的孙女婿。

“卡门,掌剑传唤,请进。”大殿门口,几名掌剑的贴身保镖,肃穆道。

规矩还是有的,掌剑们又不知道罗言现在是个什么罗大帅,在他们眼里,卡门才是总指挥,明天仪式的问题,先跟他谈好。

之后再跟其他人叙旧、相亲什么的,这叫先公后私。

卡门进去了,罗言他们只能在殿外候着。

庭院里不止他们,还有许多保镖,乃至于缪斯塔的孙女。

那是个古灵精怪地少女,约莫才十八岁,褐色的头发,穿着修身的运动服,脸上常挂着小酒窝,充满元气。

“谁是华极?”她看向众人。

黄极微笑道:“是我,有事吗?”

少女其实认出来了,毕竟她知道是个华人,而现场只有两个华人,罗言她认识,另一个就肯定是华极了。

“她是缪斯塔的孙女,萝娜。”罗言轻声提醒道。

萝娜走过来打量了几下黄极,说道:“听说华人都很无趣,嘿,你胆子大不大啊?”

黄极笑道:“我敢放火把这片神庙烧了你信吗?”

萝娜一愣,随后哈哈笑道:“你吹牛!”

她本以为黄极是个很无趣的人,亦或者是那种兢兢战战的下人。

没想到上来就说他敢把神庙烧了。

不管是真的敢还是假的敢,光敢站在神庙大殿的庭院里,当着这么多心腹死忠的面说这个话,本身就很有种了,不是那种唯唯诺诺,严肃死板,不敢开玩笑的人。

最有意思的是,黄极说这话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自信感,就好像他都看到眼前熊熊烈火了一般。

一时之间,场中的保镖们都对他怒目而视,眼神冷冽。

哪怕知道他是开玩笑,这也是大不敬,且不将他们放在眼里!

“哈哈哈,莫要说笑了。”罗言打了一下圆场。

好家伙,明天要造反,能不能稳一点?

怎料黄极说道:“你说我吹牛?嗯,这里到处都是石头建筑,还真不好烧。”

萝娜咯咯笑道:“有不是石头的呀,那边,还有那边,有很多楼阁,而且神庙区到处都是花园植被……”

黄极笑道:“你对这很熟悉嘛?”

萝娜仰着脖子道:“那当然,我从小就在这玩。”

“好啊,那你带我逛逛,踩一下点吧,我看看从哪里好放火。”黄极直接牵起了萝娜的手,笑道。

“哈哈哈!走走走走走走……”萝娜风风火火,嘴里跟连珠炮似的,脸上笑开了花。

她丝毫不介意黄极的行为,顺势还反拉着他的手往庭院外走。

在场众人脸色全变了,罗言和阿姆是惊骇的:卧槽,你特么当众踩点啊!

那些个保镖们,则是愤怒:哪来的狗东西?初来驾到,不谨言慎行,胆子这么大?

黄极等人,应该在这里候着,随时听奉掌剑传唤。竟然敢特么临时跑出去玩?

大大咧咧,放浪形骸,一点规矩都没有。

保镖中唯一一名s3的红发中年人,一步跨出,竟蹿出十几步,来到了庭院门口。

他足有两米高,低头看着黄极,冷漠道:“神庙重地,是你随便乱逛的嘛?”

“不能逛吗?”黄极一副才知道的样子。

那红发战士愤怒道:“废话!”

说罢一拳击出,想要教训黄极,他知道很多炽人性子野,以前也出过类似的情况,但圣清岛不比其他地方,神庙重地尤为如此,再放浪不羁也得老老实实的。

他这一拳,势大力沉,空气中都发出炮响一般的动静!

“轰隆!”

两人距离只在方寸之间,但是黄极瞬间就抬手挡住了,凌空交击,空气波动出气浪。

他们较上劲,力量相互作用,脚下在大理石地面各自向后滑出,两人身体同时平移。

这正是脚底与地面的摩擦力,不足以支撑住他们手臂对碰冲击的力量。

“凯多,你干什么!”萝娜被气浪震了一下,很不舒服,当即琼鼻一皱道。

“萝娜小姐,他……”凯多还没说完。

萝娜摆手道:“你们都别管了,是我要带他出去的,爷爷问起来,你就说我拉他出去玩了!”

“这……不好吧。”凯多苦涩道。

他倒不是非得让黄极等在这,只要萝娜发了话,带他逛逛也是可以的。

凯多此刻,主要是不爽,他在这教训新人呢,萝娜却护着华极,以后凯多再想教训这人,说话都矮半分气了。

但萝娜哪管那个?直接说道:“就这么定了,他能有什么事?不就是爷爷想看看他,让我跟他见个面吗?”

“现在见了啊……有什么问题?”

说罢,她拉着黄极走了,凯多一脸无语。

一名s2的战士走过来,知道凯多丢了面子,低声道:“怎么办?”

凯多是典型的忠犬,低沉说道:“还能怎么办?这小子跟萝娜小姐对上脾气了,真是狗屎运,萝娜小姐不嫌弃,他这执剑人就当了一半了!”

……

黄极跟萝娜有说有笑,在宫殿群中闲逛着。

这里风景优美,建筑雄伟,的确可称得上是地上乐土,人间天堂。

他见萝娜第一眼,就把她摸透了,心思单纯,有点娇蛮,有的时候很懂事,但有的事又不拘一格。

她很爱交朋友,但又不是跟谁都交朋友。她分得很清楚谁是‘我萝娜交的朋友’,谁是‘爷爷选的走狗’。

所以黄极第一件事,就是把自己做成前者,而非后者。

“喂,我爷爷让我嫁给你。”萝娜说道。

黄极笑道:“不出所料,先表露这个意图,让我们交往一段时间,但是既不订婚更不结婚,而是看我后续的发展。”

“如果我确实能成为一名合格执剑人,我们就会订婚。如果我们真心相爱,那么可能直接结婚。”

萝娜笑道:“嘿,你怎么这么熟练啊?”

黄极说道:“不都是这样吗,没经历过还没听说过吗?罗言当年就是啊。”

“那你爱我吗?”萝娜嬉笑道。

“你搞笑呢?我们见面不超过十五分钟,你以为你是狐狸精啊?”黄极笑道。

“嘁,话说你敢不敢真的烧房子啊?”萝娜问道。

黄极点头道:“烧啊,明天就烧,你想看,我喊你一块儿啊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就凭你这么爱吹牛,我就不会嫁给你。”萝娜大笑。

两人逛着花园,在黄极有意无意地带领下,来到了一处偏殿外。